从法律程序看,真的是破绽吗

作者: 影视作品  发布:2019-09-04

一、 毒树之果原则:美国证据法中规定,如果一个证据,它是通过非法的途径获得来的,那么不仅这个证据本身,以及还包括通过这个证据得来的其他证据(即证据的果实)也视为非法的证据,不能作为法庭上的证据材料。故事一开始,在警察冲进家中的时候,Ted故意激怒警察,在警察打了他以后签了认罪书,由于认罪书的签订时在警察使用暴力,那么认罪书就成了警察刑讯逼供的产物,根据毒树之果原则这个认罪书就没有了证据效力。
二、 申请回避:那个警察可以说是厉害关系人,不应该作为证人出庭的,Ted本应该提前申请回避,但是他故意不请律师,自己辩护,方便自己日后以不懂法律为理由不申请回避,让那个警察出庭,再当场揭穿他,破坏了证人的可信度,为自己争取了陪审团的同情。
三、 一罪不二审:Ted笃定只要结案了,检察官就不能以新的证据起诉他,因为对于同一个罪名不得起诉两次。(Double jeopardy 一罪不二审:控方对同一个人同一个罪只能起诉一次, 这就叫一罪不二审, 哪怕审完以后又发现了确凿的证据, 那次机会用掉就没了。)
检察官后来从被弄混的手机中得到了启示,发现了手枪是被调换过的,警察身上的手枪就是做案时的那把,加上从死去妻子脑袋里取出的子弹,也就有了新的证据。同时,Ted的妻子已经被拔掉呼吸机,也就是说他之前的杀人行为的结果发生了改变,从杀人未遂变成了杀人即遂,因此,检察官完全可以以“故意杀人即遂”这个新罪名起诉他,而新发现的证据可以帮助检察官反败为胜。

电影一开始,通过嫌疑人(安东尼·霍普金斯)对制作模型的一幕表现了他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然后由于他发现老婆有外遇后进行的一部杀人计划,在家里用手枪杀了自己的老婆。消除证据,然后承认杀人,但令人意外的是在正式起诉的时候,被告安东尼·霍普金斯这老头子在法庭上称其口供是在警方压力下所做出的,二推翻了原本的口供,并指出捕获他的警察和他的老婆有一腿,使这个关键证人不能够做正。事后,年轻的检察官发现他所依赖的两个关键证据即抓犯人的警察和自白,都因为程序上的瑕疵而无法再法庭上采用,而且捕获时所得到的凶器也证实并非真的杀人凶器时,他手上已经没有足够的证据进行定罪。
        关于“一罪两罚”,正如Ted 自己讲的那样,“只要看得足够仔细,就会发现每个东西都有弱点,迟早会出现破绽。”当Ted 费尽心思运用一罪不能二审的原则使得自己脱罪,可却有自己亲手葬送了自己的后路,有原本的意图谋杀变成了谋杀,犯罪的情节就不同了,罪名也不同,因而将不再是同一种罪了,一罪不二审也就不适用了。而Willy正好就是利用这一点,去的了最终压倒性的胜利。看完影片,第一次听说“一罪不二审”的原理,感觉很不合理,这样很亲一就让罪犯逍遥法外。而中国的法律案件有“二审终审制”,就会公平很多,但是这样的制度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诉讼成本和人员成本,增加了不必要的劳务。
        “毒树之果”,我国《刑事诉讼法》第43条规定“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
方法收集证据。”这是法律对刑讯逼供的明确表态。非法证据及其衍生的“毒树之果”是否具有可采性,在立法上不明确,在司法实践中以侵犯公民权利方式获得的非法证据及其衍生证据公然或变相地被采用,这种令人担忧的状况亟待改变。但是,在移植或借鉴美国“毒树之果”原则问题上必须慎重。

本文由天齐网正版保真藏机图发布于影视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从法律程序看,真的是破绽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