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客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杀人回想

作者: 关于娱乐  发布:2019-10-10

影片的开头很乡土也很灿烂,然而在这蓝天下却是一起案件的陈尸地,这种明媚和阴暗的强烈反差,奠定了一种奇异的基调。

本片被无数榜单排为韩国电影第一名,本人对韩国电影涉猎有限,不敢随意断言,但就我所看过的韩国电影来说此片无疑排名榜首。

片从一起连环杀人案所反映出的除了案件本身、每个人对于善恶的判别准则,更多的映射出了韩国在那个年代的时代特点。本人对于韩国了解甚少,但影片能够清晰的让我们感受到一些东西,影片中多次的游行示威、学校内的救护演习,局长要求调派军队协助却被告知当地军队都被用作镇压示威游行,朴探长及其搭档的刑讯逼供等等都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时代的一种扭曲并通过一系列的人物比如,弱智、有些性变态的工人,刑讯逼供的警察、性情怪异的退伍士兵都表现出在扭曲时代所产生的扭曲的群体。(参考了一些资料和影评)
影片很多的设计看后真的叫人拍案叫绝,朴警官从影片前一部分的刑讯逼供、暴力执法到最后阻止苏警官枪杀退伍军人这种态度上的根本转变,当我们以为正在一步步逼近真相却又被全盘推翻,朴警官搭档多次用穿着军靴的脚踢踹嫌疑人最终因为一次打架落得截至的下场(个人认为这个表现手法很具有象征意义,一种体制的根本改变?或根本清除?),最后没有结局的结局更是堪称完美(当然这也是因为当年这个案件本身也是一桩无头案,最后凶手貌似也没有找到)导演由小女孩的嘴凶手就是一个长得“普普通通”的人,之前的推论也许真的都是错误的,也许凶手就在他们身边,并非凶神恶煞,并非非常英俊,并非也许并非一个人(这是看影评中的一种说法)。

蹩脚的查案方式,乱糟糟的现场,试图逼供一个智障。只会看着电视上的《警长》来满足自己作为警察的荣誉感。

关于凶手的猜测:看了一些影评,各种说法猜谁的都有,从影片来看,
第一个抓起来的嫌疑人是弱智男,弱智男清晰的描述了第二个被害人被害的过程,并且有跟踪被害人且因面貌被歧视而仇视那些女性的倾向,但影片中就交代了其不是凶手并且他的一些只字片语对于凶手的猜想提供了一些线索,主要是在其临死前对两位警官所说的话,他说他看见过凶手三次,但在朴警官拿出退伍军人照片让其指认时却又没有立即指认退伍军人而是说了是他把他扔进火盆里这种貌似毫无关联的话语
第二个被抓起来的嫌疑人是手淫男,其到案发现场进行自慰并被抓住的行为想让人不怀疑他都难,但因为山上女人的供词:凶手手很滑像女人的手,而被苏警官否决。
第三个别抓起来的嫌疑人是退伍兵,他几乎符合了凶手的一切特征,影片也一直在让我们相信他就是凶手,就等美国的化验报告了,但最后化验报告却显示DNA不符,这也导致了苏警官一度的崩溃。
一种猜想认为凶手一直没出现过,警方的方向完全错误了,因为影片最后小女孩口中的那个人应该就是凶手,但小女孩的描述在侦破的过程中完全没有提到。也许凶手真的就是那么普通,就在他们甚至警察身边。
第二种猜想,凶手就是退伍兵,因为他实在是太符合侦破过程的推理了,却最后因为美国的DNA报告而被否决,但1985年才开始应用的DNA检测技术在1986年这个案子发生的这年就不会出现错误吗。
第三种猜想,凶手是弱智男他爸,弱智男临死前对二位警察说他看见过凶手三次,但在朴警官拿出退伍军人照片让其指认时却又没有立即指认退伍军人而是说了是他把他扔进火盆里这种貌似毫无关联的话语。既然是猜想,我们就大胆的猜想下这两段话的联系。如果凶手是他爸,那他看到他爸行凶哪怕被发现也不会被灭口,而且看见三次应该表示三次的行凶,他在朴警官拿出退伍兵的照片让他指认时为什么说出那样的话呢,毕竟他是个弱智,说话缺少逻辑性,但潜意识中的思维应该还是存在一定的逻辑的,他想表达的意思应该是照片中的退伍兵并不是他所看到的凶手,他所看到的凶手就是他爸,而他爸正是他小时候把他扔入火盆里的那个人,设想一下要抚养一个弱智儿肯定不会轻松,把弱智男扔入火盆这种行为也许符合一个单身男人在巨大的生活压力下发生的极端行为,但因为毕竟是亲生儿子最终还是被他救了下来,但也使得弱智男收到烧伤导致了其面部和手部的影片中的样子。另外在弱智男被朴警官刑讯逼供、强制执行案件重现时,弱智男的父亲发疯一般的向里冲,并高喊他儿子是被冤枉的,也许这仅仅是发自身为其父的呐喊,但也许他是真的知道他儿子是被冤枉的,因为他本人就是凶手。
第四种猜想凶手为多人,前三起是弱智男父亲所为,第四起可能会是手淫男,因为根据他的情况(妻子常年卧床,在家中发现色情杂志,根据其自己的描述说镇上发生打的案件比色情杂志上的东西更刺激,很有可能他会模仿之前的作案手法亲自尝试一次,而且有一个细节,那个给丈夫送伞的受害者是没有穿红色外套的,这一点不符合之前的案件共性,但是影片交代了这位受害者有红色外套只是在出门前脱下了,如果凶手不论是否为同一个人如果其想要沿袭攻击红色外套的目标那说明凶手知道这名受害者是有红色外套的,为什么会知道呢,很有可能因为这名受害者经常到工厂给丈夫送东西并且穿红色外套,那么凶手就应该是这个工厂的员工,而手淫男恰恰是这个工厂的员工,案发地点也在工厂附近),塞桃子那个有人说凶手是个女人(那个警官在厕所碰到的那个短发女人和山上女人其中之一)因为不能行使男人的功能(个人感觉不很合理,唯一解释是她曾被侵犯过,所以要用同样的方式实施报复?但她没有被杀死,她却杀死了她报复的对象?另外一个细节是当苏警官找到山上女人时她说你不能在这里,会有人看到。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指的是会被谁看到?侵犯她的凶手吗?)后面的案件是退伍兵被刑讯逼供的报复。
另外一个猜想是我个人的猜想,是没有在网上看到有网友提到的,就是在刑讯逼供手淫男时那个去到审讯室修理管道的修理工,其进入和走出审讯室的步伐非常慢而且稳,在修理管道的同时还回头观察过审讯过程,其长相和气质也都非常普通,普通到审讯室里的朴警官及其搭档以及审讯室外走廊上的苏警官在该修理工走过身边的时候都没有对其看其一眼,这个细节很符合影片最后小女孩对凶手“普普通通”的描述,最后朴警官在当年的案发地听完小女孩的描述后所表现出的的复杂表情我认为可以有两种解释,一种是对于当年侦破方向完全错误的懊悔与不甘,另一种就是朴警官在那一刻知道了凶手是谁,而那个修理工与朴警官的擦身而过就很值得思考了。

做案件陈述的时候,也显得十分的蹩脚。

其实到最后谁是真凶对于影片本身来说已经不是很重要了,因为影片映射出的内容已经远远超出了凶手本身所代表的意义

那两个本地警察在谈论大学生野外定向时,充分体现了他们眼界浅薄,知识面窄的缺陷。

被本地警察诬陷的那个疯子的父亲,也并没有任何的维权表现,体现了当地民众法律意识的单薄,和对政府、警察的无意识臣服。

“nice”鞋。。所以韩国也有山寨哈。。

从大阪来的警察在新的案件发生后,开始对破案方式进行改革。

线索也逐渐浮现:
1 罪犯没有体毛> 澡堂蹲点 = =
2 下雨天
3 会点一首《悲伤情书》> 寄到广播站的明信片> 已被当作垃圾处理

混进工人堆里的黑衣人> 女式花边内裤

刑讯逼供时,他们喜欢让嫌疑人只着内衣裤。

新的线索:小学女厕所的谣言> 幸存的受害者> 犯人手很软像女人

新的命案发生: YD里的九块桃肉

新的明信片> 新的嫌疑人(有着很光滑的手)

————————————————————
陷入狂躁中的警察

唯一目击证人意外身亡> 嫌疑人是把小时候的光昊推入火中的人

1987年的韩国没有相应的技术根据DNA来确定到具体的人

————————————————————
剧中有两次防空演习

找不到证据的挫败感和看到受害者尸体时的负疚感,让大阪来的警察也陷入了此前他所不齿的刑讯逼供中。

DNA结果使他们失去了最后的嫌犯目标

***********************************

结尾重新回到了影片的开头场景,16年后,那个已经不再是警察的男人蹲下身,去看曾经的案发地,幽深的有一点点光亮的通道。

路过的女孩告诉他,也有一个男人不久前也曾蹲下来看,是来怀念过去在这里所做的事情。

警车立刻意识到那个人就是凶手。他询问凶手的长相。

女孩想了想,说是很普通的人。

是的,很普通的人。他没有可怕的纹身没有诡异的伤疤。

他就是个普通的人。

最后定格的画面,警察突然看向银幕外,仿佛在注视着每一个观看这个影片的人。

凶手很普通,他就在我们身边。

————————————————————————————

这个结局让我陡然而生起透骨的寒意。

本文由天齐网正版保真藏机图发布于关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刀客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杀人回想

关键词: